芝鞥不能吃

这里关尔,一个文笔稀碎的出胜写手,感谢每一份喜欢,我会努力的。

【出胜】无题—捌

大概是传说中的国王游戏~

我还是那个关尔,终于熬过了这周所有的课,明天就又是周末了鸭!

然鹅,在我马上踏出教室的前一刻,上鸣叫住了我。

“关尔同学,今天晚上去KTV吗。”

“不去”我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这五天天天早起晚睡累的和狗一样我当然要回家补觉。

“歪,不是吧,这么干脆,全班都去唉”

“我不……,等等,全班都去?绿谷和爆豪也去?!”“那我去”

“额,为什么是他俩去你也去啊,你不会~”上鸣猥琐的笑。

“不会”我甩给上鸣一个更猥琐的笑。上鸣顿时后背发冷。

“行吧,晚上见吧”说完上鸣极速溜走。

晚上在KTV↓

果然,我是一个路痴,就是一个包厢而已,我找了十多分钟。。。

“哇,全班都到了呢,抱歉抱歉,我来晚了”我象征性的道了个歉。

“既然来晚了,那就自罚三杯。”峰田在一边起哄。

“额,啊?!,咱们未成年人喝酒没问题吗,何况你们还是雄英的学生。”我看向班长。

“低度数的果酒没问题的。”班长竟然允许了这件事。

“不要说你们我们的了,你现在不也是我们1-A的一员了吗”八百万百说。

〖“哈哈,再怎么说我也还是交换生,早晚要回去的。”我挠着头皮小声说。〗

我拿起桌子上的三杯酒就喝了,父亲长年喝酒我也就从小喝酒,这种度数的酒对我来说也无所谓啦。

其实说实话在KYV也没什么好玩的,就是唱歌,大家一起嗨。

然后我发现爆豪和绿谷都阴沉着脸一言不发坐在最远的沙发两边。〖这一对又咋了⊙_⊙〗

“喂喂,切岛同学,爆豪和绿谷今天又怎么了。”我向切岛问。

“还能因为什么 今天的实战训练呗,╭( ̄▽ ̄)╮又打了个平手,没分出胜负,爆豪就急了,然后就嚷嚷了绿谷两句,绿谷也急了。这俩爷天天吵架,习惯了就好了。”切岛一脸无奈的样子。

“哦~”¯\_(ツ)_/¯

“话说,我们好像一直不知道关尔同学叫什么啊”丽日过来说。

⚆_⚆?“什么?我就叫关尔啊!”我一脸疑问。看着他俩还是一脸疑问我就明白了“我是中国人啦。姓关名尔哦。”

“哦!”两人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关尔是中国人啊。”

“嗯,有机会来中国玩啊。”

……

“废久!”爆豪的怒吼,爆破声和绿谷的喊叫声一块传来。〖这俩爷又咋了〗绿谷就因为没搭理爆豪就又被莫名其妙的凶了一顿。

切岛和上鸣一起才勉强把爆豪拉住。“好了好了。”上鸣暖场“咱,咱玩个游戏吧”

“玩国王游戏吧!”(ノ"◑ڡ◑)ノ峰田又露出了峰田笑。

“嘿嘿嘿,这轮我是国王哦。”一个标准的峰田笑。上鸣比着👌回了峰田一个猥琐的笑容。峰田也回了上鸣一个👌。

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呢。

“嘿嘿,那就十一号和三号亲一下吧”😏

“唉,峰田,你这个有点过分吧”马上有人抗议

“这样玩刺激啊。”峰田反驳。

绿谷弱弱的把手举起来“我,我是十一号。”

那么谁会是三号呢【不会是爆豪吧】

“我”不爱说话的口田直接把牌子举了起来。

我瞄到爆豪的那张脸,眼里🔥都快烧起来了,一副〖废久你要是敢亲他我就把你嘴给剁下来〗(▼ヘ▼#)的样子。

“都是男生应该无所谓吧。”绿谷走到口田面前,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亲了口田一口。

“这次轮到我了,到我了!”芦户开心的要蹦起来。“我要看四号给七号表白。”

“喂,我是四号,七号给我死出来”

“咔,咔酱,我是七号”

“啊?!,废久你是七号?”(╯‵□′)╯︵┻━┻

“歪,爆豪不会不行吧”上鸣在一边挑事。

“谁说我不行,废久给我死过来。”

爆豪拉着绿谷走到一边。帅气的一撩头发,单膝下跪拉着绿谷的手,望着那墨绿色的眼睛含情脉脉的说“歪,废久,咱们认识这么久了都是以朋友的身份,今天开始你和我交往吧。”说完还是跪着望着绿谷。好像是在等绿谷回应。

绿谷红透了双颊语无伦次的“咔,咔酱……”绿谷刚开口说话。爆豪就起来了。“废久就是废久。”然后回到了座位。

绿谷好像特别失望似的“唉,咔酱还是喜欢捉弄人,真是……”绿谷没说完话也回了座位。

………………………………

小剧场:

爆豪把绿谷摁到桌子上左手薅着绿谷的嘴,右手拿着菜刀,一副真要给绿谷把嘴剁了的架势。绿谷没法说话只能嗯嗯,迫不得已用了个性才把自己的嘴解救下来。“咔酱,你喝多了。”

“老子没喝多。”爆豪带着明显的醉意狡辩。“废久你的嘴亲别人了,脏了,老子不要了。”说罢又要挥刀。

“咔酱,我真没亲到他。真的。”

“废久骗人。”(╯‵□′)╯︵┻━┻。“你他妈就是亲到他了啊!”爆娇在一旁怒吼〖撒娇〗

绿谷发动个性把爆豪摁在桌子上。指着自己的嘴说。“咔酱,他只亲你。”然后在爆豪唇上烙下深深一吻。

【出胜】无题—柒

嘟嘟嘟


👇

对,我还是那只关尔。

今天又是平淡无奇的一天~

上鸣漏电又变成白痴,

口田依旧害羞不敢大声说话,

葡萄也还在散发着猥琐气息,

班长还是一本正经,

轰焦冻在嘬荞麦面,

当然了,绿谷还是和爆豪死磕。

今天的实战课他俩又分一组去了。绿谷貌似掌握自己个性掌握的更好了如果说以前绿谷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话,现在他能不损一兵一卒了。不被自己伤一兵一卒,毕竟爆豪也很厉害啊。所以今天的他俩又双双进了医务室。

👇

放学

我特意留到了很晚就是想看看这对幼驯染〖夫夫〗到底是怎么相处的。

“咔,咔酱”

“滚,废久”

“咔酱,放学一块走吧”

“去死啊废久”

“咔……,算了我先走了咔酱”

“快滚”

额,他俩的关系也是一如既往,蛤蛤蛤【尴尬】

“喂,我说,爆豪同学,你能不能尝试对绿谷好点啊”

“不能,滚,别他妈多管闲事”

“爆豪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啊?”

“没有,滚”【好吧意料之中的事】

“滚回来,我有喜欢的人”额,意料之外的坦率。

“啊,啊?!”我有那么一点点〖特别十分非常〗的惊讶。“爆豪同学,你……”

“这不是你问的吗,有喜欢的人为什么要隐瞒啊,知道了吧,滚吧”爆豪少见的好脾气。

“那我,还想得寸进尺一下”

“啊?!,垃圾废物交换生去死吧”凸(`0´)凸

“爆豪同学喜欢的人是谁啊。”

“欧尔麦特”

我看着爆豪渐行渐远的背影在风中凌乱。







……………………………………

幼驯染变劲敌变互相暗恋又变情敌的戏码


是无意间刷到的太太,这段话戳到我心了啊,太太想的也是我写同人的初衷啊啊啊!
因为太太站的胜出我也不敢冒昧打搅,冒昧截图请求太太原谅。

〖出胜〗爸爸带孩子

没什么意思就是有感而发

ABO世界观。

久→A爆→O职英设定。

人偶和爆心地结婚这么久也有了两个孩子。

十四岁的大儿子绿谷爆像他妈妈金发红瞳但是发型随他爸个性也随他爸了。

四岁的小女儿绿谷子就相反,墨绿色的爆炸头,个性是爆破,但脾气好到爆。

本该夫夫俩一块休班的今天,爆心地却出紧急任务去了。

“给我在家好好带孩子,我回来要是发现家里乱了你们俩个就出去给我睡大街。”爆豪临出门前对着绿谷爆和绿谷出久说【威胁】〖妹妹这么可爱肯定不能让妹妹睡大街〗

还没睡醒的两人便就胡乱答应了。

“所以说,今天早上吃什么呢,老爸”

已经临近九点才睡醒的三人坐在餐桌前大眼瞪小眼。〖话说他们结婚这么就人偶都几乎没做过饭,可见爆心地有多宠人偶以及人偶做的饭有多难吃。〗

“爸,你会做饭吗。”绿谷爆终于问了句实在的。

“不会”绿谷也回答的实实在在的“我觉得我可以试试”

“粑粑加油”绿谷子适时的送上了鼓励。

“嗯,爸爸会加油的。”

在厨房→绿谷在儿子和女儿的帮助下切好了食材。

“嗯,把食材放到一起然后放到锅里火开到最大炒熟了马上出锅装盘,动作一气呵成,这就是男人的料理!”说干就干!绿谷一点都没犹豫就把食材放进了锅里。然后就着了。。。绿谷爆熟练的用锅盖盖灭了火,绿谷爆一点都不意外。

“粑粑,我饿。”绿谷子可怜兮兮的啃着桌角。

“那就点外卖吧”绿谷爆说

“嘿嘿”绿谷心虚的笑着“你知道的平时家里都是你妈管钱,你妈给我的零花钱我昨天就已经都用来买我师父和你妈的手办了”

绿谷爆扶额。“那怎么办”

这种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睡觉”绿谷已经光速拉开被子。

“喂,这样根本没办法减轻饥饿感好吗”绿谷爆终于没忍住自己的情绪。但他能怎么办,父亲智障多年,儿子不离不弃。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不差这一会了。爆还是抱着妹妹义无反顾的去了厨房。

爆的做饭天赋可真是随了他妈妈了。没一会厨房里便飘出了菜香。虽然是第一次做饭,爆做的出来卖相差了一点点味道可以说是和他妈妈做的不相上下。

绿谷被菜香勾了起来。来到餐厅看着他们吃的狼吞虎咽心里很是愧疚。“能给我也吃一口吗”绿谷低声下气的问。“不能”绿谷爆和绿谷子回答的相当干脆。绿谷不免有些失落

“厨房里有猪排饭,自己去拿”爆还是松口了,绿谷这顿饭吃的泪流满面的。

饭后↓

“爆,你过来”绿谷把爆叫去了玄关。“对不起啊今天,爸爸确实是对料理这方面不太在行啊。”绿谷诚恳又愧疚的说。

“行了,臭老爸,我早就料到了”爆算是对自己的父亲选择了原谅。

父子俩从这感情升温着呢,爆豪回来了。

累了一天的爆豪坐在沙发上抱着绿谷子打开电视“吃饭了吗,我歇一会再去给你们做”

绿谷说“今天爆做的饭超厉害哦”

爆豪一挑眉感觉事情不对就抱着绿谷子去了厨房。回来脸上表情就不对。“是挺厉害啊,把厨房烧了一半多是吧,啊?!”(▼ヘ▼#)

滚出去给我睡大街!

绿谷父子俩还是滚出去了。过了一会爆豪也出来了“绿谷爆跟我回去,绿谷出久你今天给我从外面呆着吧。”

“老妈为什么叫我回来啊”爆问。

“饭做的不错,妹妹跟我说了厨房不是你烧的当然把你叫回来了,让那个混蛋臭书呆子自己从外面呆着吧”爆豪略带平静的说“但你必须把厨房给我收拾干净”

“行”爆也答应了。

晚上爆豪抱着绿谷子享受着绿谷爆的按摩睡着了。


绿谷出久:日本的夜晚好冷啊。

其实不瞒你们说哦,我一开始玩乐乎是想当一个画手的蛤蛤蛤,然后发现。..平哥的画风。。。学不来啊还有就是爆娇和小天使太难画了,首先是发型其次是五官然后是身材最后是服饰尤其是爆娇的颜艺,很扭曲但又很帅的感觉真画不出来啊啊啊。


【出胜】无题-陆

这又是一个小短篇哦

蛤蛤蛤,我回来了。

你们好,我是爱多管闲事的关尔,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是雄英1-A的交换生,就在昨天我回到了一年前。还发现了我们班的那对幼驯染竟然互相喜欢,但他俩的性格,啧啧啧,能在一起的几率很小啊。

“关尔,你起来回答一下这道题。”相泽老师突然叫我。

“唉?”〈我一直在发呆那有听课,回答什么啊〉“呃呃呃,这道题选A”

“我在讲计算题”相泽老师一脸隐忍不发。“坐下,以后上我的课再发呆就直接回去”

“是,以后不会了”这时候相泽老师的脸上才稍微能看。

下课后👇

“关尔,你怎么了,怎么心事忡忡的。”绿谷过来问。

“啊?啊!,我没事啦,就是有点头疼。”我不得不撒了个小慌。

“怎么会呢?”

〖还不是因为你 〗“嘿嘿嘿,不知道,大概是没休息好吧”

“话说,绿谷君有没有喜欢的人啊?”〖(づ◡ど)〗

“啊?!”绿谷莫名红了脸“关尔同学为什么这么问啊……”然后从那碎碎念。

“我还是很好奇你到底有没有喜欢的人啊,绿谷同学”

“我,我吗?”绿谷又红透了脸“嘿嘿,肯定有啦”绿谷说着脸上露出一脸痴样“但是他好像,不对,就是很讨厌我啊”

【说的是爆豪胜己没错了,但我还得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哇,绿谷这样的男生,不喜欢就算了居然还讨厌,不可思议啊。”“不过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他啊,嘿嘿,从小很聪明,一直很出众,一直是我憧憬的对象,我追赶的目标,〖这怎么听都是欧尔麦特吧〗但是就是脾气不好。尤其是对我〖还好还好不是欧尔麦特〗”

👆

出久:其实,我一直喜欢的人就是欧尔麦特。

小脑洞

嘿嘿嘿,我又学不下去了。

二十岁出头绿谷出久被葡萄他们几个笑话是雏,便赌气和他们去了青楼。

酒至半巡,其他人都只微醺,不胜酒力的绿谷却醉意已深。

不光是有男妓,这个青楼和其他的青楼还不大一样。这有个远近闻名的头牌——爆豪胜己。为什么出名呢,因为他的脾气,长相好身材好,还琴棋书画俱全,当然不少人愿千金买美人一笑。咳咳咳当然也少不了要买初夜的。当然了,无一例外,都被骂肿着【打】了回去,回去之后轻则萎靡不振数日,重则轻生自杀【嘿嘿嘿,其实没这么严重。】自此,或者说一直,爆豪都卖艺不卖身。但还是有不少人不远万里来一睹美人芳容。还有些抖M来买美人一怒的。

“歪歪,绿谷,你敢不敢去和那个大美人搭讪啊”葡萄一脸不怀好意。

“喂,绿谷还是个雏呐,别为难他”上鸣也是一脸猥琐。

绿谷呢,当然是踩了他们的坑,义无反顾的往坑里走。抬头看着二楼弹琵琶的爆豪忍不住的说“真好看”“头牌的初夜很贵吧”不知道绿谷的脑回路为何如此清奇。第一反应竟然是嫌贵。但转念一想不能让上鸣他们嘲笑。“管他呢,头牌是吗,不卖身是吗?”绿谷打了个酒隔揉着胃说“小爷今天嫖定你了”

爆豪当然是听见了。【死废久,谁嫖谁还不一定呢】

上鸣他们俩当然是在一旁一副奸计得逞了的样子。

👆

他俩其实还真不好分攻受,感觉都好攻又好受啊蛤蛤蛤,以久哥的性格爆豪肯定是攻,但久哥这么好的个性不做攻又可惜了。唉,要不让他俩互攻互受。啊啊啊,难办。

【关于昵称】

我真是学不下去习了,更一个小小小段砸。

嘿嘿嘿

biu

👇

“爆豪他真和绿谷好了?”上鸣还是有点难以置信的问着切岛。

“真的吧,爆豪昨天不是在群里说了吗,我看爆豪应该不会开这样无聊的玩笑吧。”“今天开始,绿谷属于我了”“啧啧啧,一看就是爆豪的说话方式”“也对哈,但是还是难以想象绿谷怎么看上他了,平时他对绿谷的态度……”

“看看爆豪今天对绿谷什么态度吧”

中午食堂~

绿谷在食堂喊爆豪:“爆爆~”

众人惊掉下巴,

你俩就算是公开了也不用这么秀恩爱吧!

只见爆豪走过去面无表情的对着绿谷的脸就是一个爆破,一点犹豫都没有。

👆

biu

绿谷:我就是想换个喊小胜的昵称我有错吗???

可能是我笑点比较低吧但是我真是笑了好久😂😂😂

中国汉字博大精深。

马上放假了开心!

【我英】【出胜】无题-伍

我我我也想码长文(⑉°з°)-♡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我我叫关尔,是雄英1-A的交换生。并且在不久前还回到了一年前(「・ω・)「嘿。

我,还是那个关尔,但是我现在的心情有点复杂。我是一个腐女没错,但是我只喜欢磕那些宠溺无虐的甜CP。就在不久前,我用我师父的时光鸡回到了一年前,发现了我们班的一对公认的关系差到爆的幼驯染。。。他们竟然互相喜欢。\(〇_o)/???我都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

爆豪胜己,个性爆破,手心可以分泌出类似于硝化甘油的物质并令其爆炸。脾气也和自己的个性一样一点就炸,还特别针对自己的幼驯染绿谷出久,并给绿谷出久起废久这种外号。〖ヾ(´A‘)ノ゚〗

绿谷出久,个性?〖类似于那种爆发性的力量增强?〗看起来好像很强大但是好像一不小心〈经常〉会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性格特别好,〖好到没法用语言形容〗,尤其是对自己的幼驯染可能他自己没发觉,但我们都能感觉到他总是有意无意代替自己的幼驯染辩护。

没错,就是这样的两个人,他们互相喜欢〖(๑•́ωก̀๑)〗,我总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很微妙,总感觉哪里不对,但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他们这种关系连朋友都不是,只要一说话就会吵架,怎么组CP呢?〖( •̥́ ˍ •̀ू )伤脑筋啊〗

但是既然作为一只腐女,我觉得天下夫夫,腐腐有责。既然他们互相喜欢,我就像做天下最伟大的那个助攻〖手动滑稽〗

︿

︿

︿

以上正文

这就是一篇小过渡。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码了一篇车 但是我不会放链接,心塞(´-ωก`)。

对出胜理解不深,请多指教

【我英】【出胜】无题-肆

谁能来拯救一下我稀碎的文笔~

以下正文




我叫关尔,还是雄英1-A的交换生,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现在回到了一年前并且跟踪了爆豪胜己

果然,爆豪的脾气就是差的像住在下水道的流浪汉。绿谷出久这么可爱的男孩子怎么会喜欢你怎么脾气暴躁的人。跟了你万一被家暴嘞。

那我怎么知道绿谷喜不喜欢爆豪嘞?〖那当然是继续去跟踪啦(づ ●─● )づ〗

绿谷边走边边哭的梨花带雨的。绿谷走到一个小公园找了张长椅坐下〖心疼ಥ_ಥ〗绿谷好像在自言自语些什么,让我再靠近一点听听〖(「・ω・)「〗“小,小胜他为什么这么讨厌我啊,我明明这么喜欢小胜,我,我已经很努力的向小胜看齐了啊。难得我真的做不到吗,我该放弃吗,但我真的好,好像当英雄啊,我也真的好,好喜欢小胜啊……”

好叭,绿谷也喜欢他〖绿谷你醒醒啊,那是脾气暴躁会吃人的爆豪啊〗

“谁,谁在那?”完了,我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来了!〖(╥ω╥`)  〗
“蛤,,你怎啊,不是不是你好了,不对不对”突然被发现我有点语无伦次“你没事吧,哭的那么伤心,有什么是我可以帮你的吗。”我成功组织好了语言,递了张面纸给绿谷。
“额,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绿谷擦了擦眼泪几次很呼吸调整好情绪后说。“不过是不被认可,喜欢的人不喜欢我呢。”绿谷苦笑着说。
“你这么怎么肯定,ta一定不喜欢你呢”我问
“真是因为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看我的,我又不敢去问,才苦恼啊。”绿谷使劲咬着嘴唇,不让眼泪掉下来。
“那就去问啊”我继续开导他。
“不,我现在还不配。”绿谷摇了摇头。“我会继续努力,继续追逐他的脚步,争取,争取有一天我会赶上他,然后跟他表白”绿谷脸上出来哭肿得眼圈,几乎看不出来刚才脸上的阴郁。现在是满脸的阳光,进取和信心。
〖你这,自愈能力有点太好了点吧,_(:з」∠)_我还没说几句话你就又自信起来了啊。〗
“那就加油吧,我相信你啊,记住永远不要放弃啊”我对绿谷说。并抱了绿谷〖对,忘了说,我的个性是能消除某人对某事的记忆但是要触碰到才能触发〗我消除了绿谷对我这个人的大体记忆。并按下了时光鸡的返回按钮。绿谷可能只会觉得自己做了场梦吧。

︿
︿
︿

以上正文。

因为是学生党所以只能靠午休码文,所以都是小短篇,抱歉啦。
对出胜理解不深,请多指教。